墨爾本南亞拉公寓

        它是一座始建于1929年的復式住宅,它位于墨爾本,它曾是著名藝術收藏家Sunday和John Reed搬去海德之前的避風港。隨著Sunday和John Reed去世後,海德的老宅依然變成了當今的海德現代藝術博物館,而如今的墨爾本南亞拉公寓,人們卻很難通過時間的流逝看到它一點點改變的模樣,今天,ID-CHINA帶你走進這座曾經的藝術之家。

        走近這座宅邸,外牆的清水混凝土除了增添了些許灰白的斑駁色調,質感依舊,從住宅的圍牆外遠遠地就能夠看到那條單跑戶外樓梯。推開院門,主宅在一樓處設有兩個門,一個主入口、一個側門,這都是原本的結構。當房屋的新主人買下這棟宅子的時候,就打算一家5口在這里長期居住下去,即便人們都活在當下,很難再迎合以往的生活,但該建築的原有結構與勻稱的空間感仍具有足夠的吸引力,讓它的新主人不得不完整地將其保留下來。當然,這是建築在總體規劃的指標之一,也是Carr設計團隊樂見的。除此之外,新屋主還是很實際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凝聚力,他們希望這所房子能讓他的家人感到凝聚力,生活中增添交流,為此,團隊以一個寬闊的平面軸為房屋的核心,勾勒出該復式結構當下應該擁有的面貌。

        如何將這棟宅子設計得讓業主更加滿意是設計師的首要問題,舊公寓在改造時要摒除原本的格局,所有的空間都需要重新規劃。黑白色調、啞光黑鋼、拋光黑色橡木地板、水泥牆、拋光鋁材、玻璃落地窗……這些都是經過了各方面的考量後才呈現給人們的。新與舊的結合,後現代與當代的踫撞,在這棟鋼筋水泥的結構里,一切都顯得那麼熟悉,卻又讓人眼前一亮。
 
        Carr對新舊元素的重疊使用在入口處就已經展開來。一個極其現代的黑色鋼鐵編織掛件佇立在門廳一側的牆面上,顯眼卻不突兀,一進門就讓人感受到室內軟裝的魅力。一樓作為整個住宅的核心區域,除了使用密集的客廳、廚房、餐廳、衛生間之外,一扇側門直接連通戶外泳池。除此之外,設計師還將一樓擴展了一部分,作為屋主的私人辦公場地。屋內的一切都是四方四正的形態,對比之下,歐洲古典的圓拱門就顯得更加有特色。黑色的沙發、黑色的地板、黑色的鐵門、黑色的相框……這些黑對比著純白的牆,反襯著光白的窗,揭示著光亮的玻璃,黑仿佛讓人陷入對過往的沉思,而白則讓人回歸現在,回歸當下,回歸現實的生活。

        設計師在屋子的西面做了些許調整,打破了實牆結構,大膽地創造了一個雙樓層的玻璃結構,最大化將光線引入上下兩個獨立的樓層空間,形成了室內的一個新的光循環核心。室內從門廊處延伸的亮黑色樓梯直接通到二樓,陽光的碎片照射進來,伴隨著太陽的起起落落,散落在樓梯的空隙中,泛著斑駁的亮光。二樓有三間臥室,一間主臥、一間兒童房,還有一間作為客房閑置。隱藏的儲藏區很難被人發現,如果不仔細看,你真的會將衣櫥誤認成床頭板。簡潔大方、低調卻有格調,從一樓到二樓,不難看出主人對當代審美的認可與接受度。在審美之余,重新布局的環境也給人們對空間的合理使用提供了更高的便利性與功能性,那瓖嵌著玻璃的大開窗與紋理清晰的牆體無疑對此做出了佐證。



        總的來說,南亞拉公寓在經歷了重新設計之後,它目前既是一座現代的建築,同時又承擔起了一個舒適的家的職責。這種徘徊于經典與現代的氛圍,想必只有生活在此的人們才能真正感受得到。



摘自 美國室內設計中文網